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新闻 >
一名滥药港青的自述:沉湎毒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时间:2020-11-17 20:2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念念不忘何时尽 点击:

  每逢节假日,来深消费的港人就络绎不绝。其中,不少青少年成群结队,在迪厅或夜总会流连忘返,他们酗酒、滥药、嫖妓,有些年仅十多岁的孩子,也误入歧途。香港禁毒委的报告显示,香港青少年北上滥药逐年呈上升趋势。

  目前,又近春节,正值港青北上滥药的高峰期。一个香港青年日前向本报(注:南方都市报)记者讲述了其来深滥药的经历,他被朋友带着染上毒瘾,成为瘾君子不可自拔,后看到伙伴当场死去,才痛定思痛,戒掉了毒瘾,“如不能脱离毒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一生玩完。”这位青年谈及往事,不堪回首。

  本报推出这篇报道,以此警示深港两地的青少年,同时希望引起社会各界尤其是禁毒部门的注意。

  香港北上滥药的年轻人,很多都是人带人传下去,三年就是一个新生代,滥药的花样也变了。

  一些人往往不能回头,越陷越深,从软性毒品(摇头丸、K仔)搞到硬性的(冰毒),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一生玩完。

  阿华死了,女朋友跑了,父母都无人照顾,真是惨。而另一个朋友BEN虽然没到死的地步,但也倾家荡产,日子过得艰难。

  ――阿黑

  阿黑(化名)家住香港大埔,谈及8年前的“毒海”历程,他记忆犹新,“香港北上滥药年轻人,很多都是人带人传下去,三年就是一个新生代,滥药的花样也变了。如不能脱离毒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香港回归之后的三四年,是香港年轻人北上滥药的一个高峰期。”阿黑说,“那时候在深圳黄贝岭一带酒吧、迪厅,香港人成群结队流连消遣,我系饮��落K仔啤酒(我是喝了下了K仔的啤酒),走上滥药之路。”

  迪厅娱乐喝啤酒感觉像飞

  1999年,几个朋友约阿黑到深圳一家迪厅去玩。三五人落座之后,就开始叫啤酒来喝。几杯啤酒落肚,阿黑感到人已经“软绵绵,身心舒畅”。“那种感觉,就像在飞一样,都忘记自己身在何处。”阿黑说,过了不久朋友就叫来“招待员”,介绍说“尼位系(这个是)阿黑,日后要好好招呼。”朋友后向阿黑介绍,那晚特意用K仔混啤酒招待“新人”,那位招待员就是“灯头”(早年,在娱乐场所里,招待员在客人来后就在桌上放盏蜡烛灯,“灯头”后来成为供毒者的专称),要想舒服的话,日后可以找这位“灯头”,一般来说不通过熟人介绍,灯头是不会随便给人K仔的。

  在有过一次“舒服”的经历后,阿黑就开始单独同相熟的“灯头”联系。“日后,我知道了那位‘灯头’手下还有几名‘小灯’(游说分拆供毒者),‘灯头’有渠道拿到各种毒品给客人,也负责向其他‘小灯’联系好的客人供货。”通过与“灯头”聊天,阿黑慢慢知道,“小灯”多是不掌握毒品,多数是向客人游说“要不要加‘糖’?”、“老板,要不要吃‘糖’?”之类的。如果反应不对的人,就不会再说下去。只有熟客才会主动向“小灯”要“糖”。“小灯”每介绍一名客人,“灯头”会根据量的大小,提供分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