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视频 >
一场震动武林的约架
时间:2019-02-10 12:3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岛屿云烟 点击:


   近日,MMA(综合格斗)教练徐晓冬20多秒击倒雷公太极掌门雷雷一事在武术界引起轩然大波,短短几天,这一事件成为武林人士热议的焦点,徐晓冬更是携胜利之威开始约战各路武林高手,目前,大众形成的讨论重点在于传统武术是否真的不堪一击?
   昨日,华商报记者带着这一问题专访了国家武术散打队总教练、陕西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陕西省武术协会主席张根学,张根学表示对事件没有太多关注,但他认为两人都不能代表各自领域的权威,而这一比赛的规格本身也存疑。
  两人比赛严谨性存疑
   徐晓冬和雷公太极掌门雷雷在成都的一场比武日前引发热议,比赛开始后仅仅维持了20多秒,雷雷便被徐晓冬击倒在地。这场“秒杀”视频当晚播放次数破百万,有人认为不公平,也有人说中国武术不行了,一石激起千层浪。陈家沟太极传人表示将向徐晓冬挑战,功夫巨星李连杰也通过视频发声,支持太极再战徐晓冬。
   事件发生后,徐晓冬表示,传统武术的对抗性很大程度上已经丢失了,练太极主要是为了修身养性。事件另一主角雷雷则表示,希望这次失败能让大家认识到传统武术的尴尬地位,更加重视传统武术。他自己也会从失败中再站起来。尽管对抗只进行了20多秒,但反应却异常巨大,公众热议的方面包括:有人质疑是作秀炒作;有人说当事人是骗子;有人说根本就不算是比赛,而是一场“约架”;有人探讨传统武术的实战性;更有人说太极拳乃至中国武术不行了等等。在谈到有没有想过会赢得这么轻松时,徐晓冬表示:“我觉得至少还是会挨几下吧,之前看中央电视台报道,单手能拍碎西瓜,我当时就觉得他肯定还是有点功夫的,不然办不到,毕竟中央电视台都报道过,但最终发现能赢得那么轻松,我还是比较惊讶的。”
   张根学解读:首先两个人都不能代表各自领域的权威,其次,这样的比赛不是什么正式比赛,也好像没有什么太严谨的规则。最后我想说的是,这样的比赛就像散打打套路,没有可比性。因为武术的分工不同,徐晓冬应该也有散打基础,散打是传统武术中提炼出来的实战技法,然后再进行针对性的对抗训练。而传统武术主要是为了修身养性,注重武术修为。
  “武术打假”口号震动武林
   这次较量之后,徐晓冬彻底火了,不仅仅因为他将太极功夫“羞辱”了一番,更在于他毫无遮掩地指向了“武术真伪”命题。据说,他和另外两个武术圈内人一起成立了一个打假联盟,不过,对于这种说法,徐晓冬否认了,“没有。圈子里确实有人成立了这样一个联盟,他们也把我加到了微信群里,但我没得到官方确认。我目前做这些,只是因为我个人想要打假。”
   这些年,传统武术飞速发展,各种门类的表演和比赛也越来越红火。但也有一些圈内人表示,正是借着盛世,不少人装作传统武术大师,在社会上招摇撞骗。显然,徐晓冬们就是抓住了大众求真的这一心态。“是的,(太极)10%是真的。比如青城山的刘绥滨刘老师,他说我们青城山的太极就是养生,让你各个机能有个很好的恢复,我们也不推手。刘老师说,太极本来就不是实战武术,实战还不如咏春。”徐晓冬这样说道。而他对于整个传统武术的看法可以总结为三个字:“过时了。”徐晓冬说:“100年前的跑车和现在的跑车能比吗?大家练可以,那是一种怀旧的心态,用来打人还是拳击、散打。不过,传统武术练来强身健体还是可以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他萌生了“打假”的想法,“现在假的越来越多。你看视频,一个老头老太太把一群小伙子推出去,然后就收钱,说教你神功。我是一个打假狂人,他们叫我疯子。那些假的气功大师、掌门人我全去挑战。”
   张根学解读:武术分别面向竞技和群众,散打是竞技的,套路更多是群众健身所用,不能片面地说哪一个真哪一个假?不是说不能打的就是假的,这是功能、分工不同。散打的攻防能力无人可及,但套路项目的健身性也是独一无二的,就好比一个军队有侦察兵也有飞机大炮一样。
  这是一次蓄谋的炒作吗?
   徐晓冬的百度百科这样写道:徐晓冬,男,北京人。北京MMA培训推广中心创始人兼总教练。2002年以MMA打击形式在北京成立第一个MMA综合格斗组织(恶童军团),并和安迪在北京万寿路一武馆内进行了全中国首次的MMA形式的比赛。圈中人称“中国MMA第一人”。但在事件发酵的这一两天内,也有媒体表示,徐晓冬并不算是MMA圈内的知名人物。更有圈内人士表示,他目前在MMA上有产业,需要推广宣传。
   在击倒了雷雷后,徐晓冬迅速成为互联网宠儿,借着网络世界的助推,他开始马不停蹄地宣布挑战其他武术大家,“我就是想要让大家看看,我们之前崇拜的都是些什么。也有人劝过我,说掌门人都老了,你打不了,你打徒弟呗,但我想,我也是名人啊,我要打就要打和我年龄差不多的,我都39岁了,他们也比我大不到哪去,怎么不能打?如果他们要让他们的徒弟来打,我徒弟也多啊,我们就徒弟打徒弟,师父打师父。另外,我还约了马云的保镖,他也是练太极的,但我觉得他不会和我打,毕竟他是马云的保镖,如果输了,多不好看,对吧?”据华商报记者了解到,除了约战武林人士,徐晓冬甚至还约战了世界拳王邹市明,不过,邹市明方昨日已经回应,邹市明的妻子冉莹颖对此事态度冷淡:“没有关注(徐晓冬),我们只做好自己该做好的事情。(对此事)不会回应,因为没有收到正式的挑战书。另外,两个人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一个是业余的,一个是职业的。”截止华商报记者发稿时,一些武林中人已经表示接受应战,但比赛何时进行,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双方还没有任何回应。
   张根学解读:这一方面并没有多关注,我更多的精力都在国家队身上,在中国武术身上,很多MMA的运动员以前都来自散打,我觉得如果要再比赛,需要有明确的规则,此外还要认真准备一下,不是说一上来就打的那样,另外,不管将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我在这问题上也希望所有人在言语上不要伤害中国武术。 华商报记者 赵蔚林
  >>太极大师说
  朱天才:
  这是商业炒作
  劝王家兄弟想清楚再战
   昨日,被称为陈氏太极拳“四大金刚”之一的朱天才,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认为徐晓冬的行为是明显的商业炒作,对于有传言称陈氏太极拳代表人物王占海、王战军兄弟将接受徐晓冬挑战,朱天才表示,王家二兄弟都是陈氏太极拳的弟子,会劝说他们考虑清楚。
   朱天才说,一方面,徐晓冬向“武林掌门人”挑战有奖金可拿,无论输赢都有,这就是明显的商业炒作行为,给自己挣名利;另一方面,在中国大力推动太极拳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之时,徐晓冬屡屡约战,并发表“目前太极拳90%都是假打”等言论,其目的不可告人,“我怀疑他是有意要破坏中国的传统文化。”谈及徐晓冬与雷雷的对战,朱天才表示,他不认识雷雷,但他认为雷雷不能代表太极拳,“太极拳的大师太多了。任何人都没有权利代表中国的传统文化。”朱天才认为,如果徐晓冬真有意“打假”,大可去找国家体育总局,通过正规的方式解决。“国家有法律,如果对战时双方出现死伤怎么办?谁能担起责任?是那100多万的奖金就能解决的事吗?”
   朱天才说,陈氏太极有祖训:不和无知争强,不与狂徒较量。听闻陈氏太极拳代表人物王占海、王战军兄弟将接受徐晓冬挑战,朱天才表示,王家二兄弟都是陈氏太极拳的弟子,“他们看了徐晓冬言行都非常气愤,但我劝说他们考虑清楚再做决定,要弄明白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此外,华商报记者还获悉,陈家沟多位太极拳专业人士纷纷表示,真正的太极拳高手不屑和徐晓冬交手,徐的无规则打法是黑市打法,涉嫌违法。 华商报记者 刘苗
  >>红拳传人说
  张洪刚:
  极少人练传统武术实战技法
   这场震动武林的约战不仅惊动了太极拳传人们,也让其他门类的传统武术传人们高度关注,陕西红拳高派第五代传人张洪刚昨日对华商报记者表示,徐晓冬确实震撼了武术界,也引发了两个层面的问题。
   “我觉得他的打假也挺好,因为目前武术圈子里确实有一些人打着传统武术大师的招牌行骗,不过,这里面要明白的一点是,传统武术的实战层面就是古战场上留下了的杀人技,很多都已失传。现在的传统武术成为强身健体的方式,以表演为主,而从传统武术中提炼出来的打人技法,也变成了散打的实战技法。另外,传统武术习练者现在练习的目的都不一样,有套路比赛、娱乐表演等,而且现在是经济社会,年轻人为生计奔波,对于传统武术的实战技法坚持练的人极少。徐作为之前的专业运动员,和传统武术业余爱好者比赛,肯定没有可比性。”
   张洪刚还认为,另一层面的问题更值得传统武术爱好者警惕,“这次事件其实也是一个好事,就算没有徐晓东,也会有别的什么晓东,因为传统武术本身就是一个攻守平衡的体系,现在的传统武术更多的成为一种表演的形式,其实丢失了很多原来传统武术的东西,如何科学地制定训练模式找回传统武术的一些精髓,值得每一个武术人思考。因为现在基本上传统武术实战的运动员也都是以前练习散打的运动员。” 华商报记者 赵蔚林
  >>官方声音
  体育总局:偏颇且不科学的比赛
   昨晚,央视《东方时空》节目聚焦了本次武术较量,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张玉萍在连线中表示,徐晓冬此举是一种自我包装营销,但做法有些过。同日,国家体育总局武管中心训练竞赛三部处长周金彪发声,不能通过一场偏颇且不科学的比赛来认定中国武术不行。
   张玉萍认为,两人不能各自代表本拳种;其次,传统武术分为散打和套路,两者有很大区别,但总体上都属于传统武术;其三,两个人的打斗,一个用的MMA技法,一个用的太极,不是一个公平公正的比赛环境;第四,徐晓冬是一种自我包装营销,但做法有些过。节目还连线了北大教授龚鹏程(节目字幕:中华武侠文学会顾问),龚鹏程认为,武术有其防守和技击的作用,不然那不叫武术了;其二,武术的健身效益恰恰是武术适应现代社会而分化出来的方向,武术在现代社会分化了好多方向,而强身健体是分化的多个方向之一。 华商报记者 赵蔚林
  >>律师解读
  私自“约战”出现伤亡需承担法律责任
   昨日,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徐晓冬“约战”行为是否合法存在争议,如果是走正当途径,按照竞技比赛的相关规则,符合我国关于体育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这种公开透明的竞技比赛是合法合规的;但如果是在自己社交平台进行私自“约战”,并未经相关部门批准,也不是经正当程序组织,就是其个人行为,一旦出现伤亡,可以认定为一种斗殴行为,须承担法律责任。
   赵良善说,根据刑法第234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人重伤、残疾或死亡的,则量刑更重。刑法第233条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即使不构成刑法上的犯罪行为,如果出于其他目的,也会受到治安处罚。
   此外,在格斗赛中,双方类似于“死伤由命”的约定不具有法律效力。任何协议、约定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之内,这种死伤由命的约定,显然违反了法律对生命健康权的保护原则,损害了公共秩序和良善风俗,当然是无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