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视频 >
他在上海修古画 这位“85后”摇滚青年曾搬过18次家
时间:2018-10-30 18:3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妳心中困惑 点击:

  没上过大学却能给复旦学生讲课,摇滚青年亦是古画修复高手,这些看似反差极大或难以想象的事,真实发生在一位“85后”——郑晖的身上。

  出生宣纸制造世家,自幼热爱艺术尤喜国画,16岁踏上艰辛学徒路,20岁来沪创业至今总共搬了18次家,郑晖终凭借坚持与对艺术的爱,在上海站稳脚跟,更将自己的展览讲座开到了海外。

  古画修复是一门古老的技艺,涵盖书法、绘画、字画鉴定、纸张、印章、丝绢等众多技艺于一身,需要极高的天赋和精湛的手艺,能与古画修复“结缘”,年轻的郑晖无疑是个幸运儿,能守护并传承这门技艺,拥有近18年“艺龄”的郑晖更觉得自己责无旁贷。

他在上海修古画 这位“85后”摇滚青年曾搬过18次家

图片说明:中国宣纸之乡——安徽省宣城市泾县(图片来源网络)

  宣纸之乡走出小学徒

  郑晖出生在中国宣纸之乡——安徽省宣城市泾县,面对宣纸他早已司空见惯,因为常常有书画大师往来乡间,他对大师们留在纸上的画作或文字着了迷。

  16岁那年他毅然放弃学业,经宣纸大师周乃空指引,投入装裱名家王建高门下,正式开始古画修复、字画装裱、鉴定和绘画的学习。

  说是学习,却更像古时候的学徒。聊起自己学艺的开端,郑晖认为并不那么一帆风顺:“学徒就是打杂,帮师傅带孩子、洗衣服烧饭都是有的,真正的学习却很少。”郑晖说:“师傅从来不会主动教什么,他在做,我就在一旁看,有什么不懂问师傅,他才会讲解。”

他在上海修古画 这位“85后”摇滚青年曾搬过18次家

图片说明:古画修复的学徒路并不好走

  作为家中独子,郑晖一开始面对什么也学不到的窘境充满了不适与茫然,他给家里打电话,父亲却要他扛下来,父亲告诉他:“安徽人重手艺”“你敢回家,就打断你的腿”。尽管郑晖知道父亲的“威胁”毫无杀伤力,却也从中体会到家人的支持与良苦用心,很快,勤奋好学的郑晖适应了学徒节奏,师傅也渐渐把绘画、修复的工作交给到他。

  学历重要,经验也很重要。学徒时,见识的大师画作更多了,每每浏览这些画作或与其“亲密接触”,郑晖就越觉得绘画与修复古画充满了乐趣。熟能生巧又天赋甚高,郑晖练就了从背面就能判断这幅画出自谁人之手的本领,也逐渐在圈内积累了一定口碑。郑晖说:“接触古画修复和绘画的过程就是不断学习不断成长的过程。获得认可更让我信心倍增,仿佛有个声音对我说:‘你该把这个做下去。’”

他在上海修古画 这位“85后”摇滚青年曾搬过18次家

图片说明:创业伊始,郑晖也在上海度过一段清苦日子

  摇滚青年热衷修古画

  2005年,20岁的郑晖告别了师傅,怀揣梦想来到上海。除了学到的本事之外,一切又从零开始。

  福州路留下了他初到时的身影。在老乡的帮助下,郑晖从最初级的字画装裱做起。没有客户怎么办?闲暇时他就拜访大街小巷的各色画廊,进门先看画,兴趣所致也会与画廊的老板们聊上几句,郑晖合作最久也是最得意的客户就是那时结交的,那位画廊老板讶异于郑晖小小年纪就能看懂字画优劣的本事,更被他从背面判别字画出处的本领折服,与郑晖深聊更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

他在上海修古画 这位“85后”摇滚青年曾搬过18次家

图片说明:古典的绘画与年轻的摇滚,郑晖找到艺术的共通点

  即便有人提携,创业初期日子还是清苦,爱画如命的郑晖,稍微有些钱就拿去买了字画,回家细细琢磨,甚至为此不得不搬家去房租更便宜的地方住。郑晖笑说:“在上海,我搬了18次家,一开始都是被迫无奈,这几年才越搬越好,可东西也是越搬越多,光书画就能装满一卡车。”

  除了流连画廊,金陵路乐器一条街也成为郑晖爱光顾的地方,在这里,郑晖找到了他另一个艺术归宿——音乐,他还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们组成摇滚乐队,在学习、打工、创业的间隙,摇滚也为他提供了一个放松的平台,并让他对绘画与古画修复有了新的认识。

  “艺术有包容性,任何艺术都有共通处。”郑晖说:“一个音符它之所以显得高是因为有低音的衬托,绘画亦然,就像傅抱石会为了显山高在底下画个人一样。”

他在上海修古画 这位“85后”摇滚青年曾搬过18次家

图片说明:郑晖受邀为复旦大学EMBA硕士班60人讲解中国画鉴赏

  手艺人闯出一片天地

  郑晖一直笃定:“灵感不过是‘顽强的劳动而获得的奖赏’。”他也曾扪心自问:“有些东西是上天给的,若上天收回去,那又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