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名家 >
西蒙娜·薇依:不屈的人生
时间:2020-11-13 09:0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懷念也回不到從前 点击:

埃里克·法维罗

16岁被押送进集中营,后来成为欧洲议会第一位女性主席,独立不屈的西蒙娜·薇依深受法国人爱戴。她曾任法国卫生部长。即使阻力重重,她依然为女性争取到了法律上的堕胎权。历史将铭记她的名字。

一幕幕画面记录着西蒙娜·薇依的一生。她清澈的双眸如湛蓝的天空;1974年的议会上,当议员们因为她提出合法堕胎权而辱骂她的时候,她的怒火一触即发;她被丈夫牵着,站立着,视力因疾病而衰弱,她向游行的人致意,这也是她最后几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她的话语犹在耳畔。1995年,巴拉迪尔政府执政时期,她时任社会事务部部长。代表法国官方访问黎巴嫩时,她说:“即使前路艰险,我依旧保持乐观。生活教会我,只要肯下功夫,早晚会有进步。过程也许漫长,但结果却是注定,我有这个信心。”

西蒙娜早年被囚禁于奥斯维辛集中营。战争结束后,她曾带领法国的战争受难者来此纪念集中营解放。“如今,我的内心已经平静。这里不再有泥泞和寒冷。尤其是,这里不再有它特殊的气息,而集中营之所以是集中营,全在于它绝望如死灰的气息。”1995年1月27日,天寒地冻,寒风凛冽,40多个国家的代表团聚集在集中营附近,西蒙娜·薇依挽着儿子的手臂,出席纪念仪式。集中营的棚屋是棕色和灰色的。两人走到其中一间棚屋里。西蒙娜·薇依在那里停留了片刻,回忆道:“我确定,这就是我曾住过的那间棚屋,在焚化炉的下方。这里一切如旧,这两张床是看守的,这里有个火炉,里边一排通铺是我们睡觉的地方,人挨着人。”

她接着说道:“在整场纪念仪式上,我都对一些事情感到惊奇。当天上午很冷,我和很多人一样,觉得凉气从脚底传到全身。我自问,当年是怎样忍受彻骨的寒冷的,那时候是零下30度,我们衣衫单薄,负重前行,我忘了自己当年是怎么支撑下来的。在纪念仪式上,我不断回忆从前的情景,现在想起来,有些记忆的片段是那么难以置信。”

永不低头

西蒙娜·薇依:不屈的人生

西蒙娜·薇依,摄于2005年4月。

西蒙娜·薇依的精神依然照耀着当下的法国。她是杰出的女性,坚定果敢,受到法国人的爱戴。她是奥斯维辛的囚徒,是争取合法堕胎权的战士,是欧洲人。这些都是她的面孔,她是一块岩石。她说:“我永远相信,斗争是有意义的。尽管有人会说,现在的制度和过去相比,已经更人性化了。有人责难我,说我过于激进。但是我却后悔自己没有为争取一些事情做出足够的努力。”

如果不了解她的家庭和出身,我们就难以理解她后来的人生选择。她的童年幸福,家庭富足。她的妈妈伊冯是个优秀的女性,长得有点像演员格丽塔·嘉宝,她的父亲安德烈是建筑师,曾获罗马奖。她生于小资家庭,生活安稳。一家人住在法国尼斯。1924年,她的父亲决定搬到地中海附近,因为那里的房地产生意前景广阔。尽管她的母亲更喜欢巴黎,但还是跟随她的父亲搬家了。西蒙娜·薇依记忆中的童年是甜蜜的。“我没有妈妈那么温柔,那么随和。妈妈听从爸爸的安排,放弃了事业。她上学的时候特别热衷研究化学。但是结婚后,她很少顧及自己的感受,放弃了个人生活,全身心地照顾她的丈夫和儿女。”

西蒙娜家有兄弟姐妹4人,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比大姐玛德琳小4岁多。妈妈不在的时候,玛德琳总是要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西蒙娜倔强却惹人喜爱。“有一次,我问爸爸,如果我嫁的不是犹太人,他会不会反对,爸爸说,只要我愿意,嫁给谁都可以。”她爱她的父亲,尽管父亲和她一样倔强。“我不喜欢他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妈妈,他的专制作风常常激怒我。”

其实,她和家人并不是非常虔诚的犹太教徒。几代以前,他们的家族就已经定居在法国了。但是战争爆发后,过去安稳的生活就被打破了。一家人被纳粹逮捕时,西蒙娜才16岁,她与母亲和姐姐玛德琳被关在一个集中营,而另一个姐姐丹尼斯被逮捕后,与她们分开了,被关进了另一个集中营。

“你这么美,不可以死在这里”

西蒙娜·薇依:不屈的人生

通往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的铁路

2010年3月,西蒙娜接受法兰西学院最高荣誉,成为院士,她向在场的各界精英发表演讲。作家让·多麦颂向大家讲述了她的经历:“1944年3月29日,您到尼斯参加高中毕业会考,为了做好充足的准备,不至于在南方延误行程,您提前3天出发。您出发的第二天,您和您的母亲、姐姐和哥哥在不同的地方被纳粹逮捕。”经过8天的路途,西蒙娜·薇依和母亲、姐姐在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的坡道上相遇。她那年16岁,留着一头黑色的长发。“她旁边的一个受难者马上告诉她,如果被问到年龄,就说自己满18岁了。到达集中营的当天晚上,根据集中营里的规矩,她被改名为萨哈,手臂上被刻上了‘78651的号码。1945年1月,苏军进攻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她们被运往伯根-贝尔森集中营。她的母亲因过度劳累,又感染了伤寒,于1945年3月13日去世,一个月后,英军就解放了伯根-贝尔森集中营。”让·多麦颂继续讲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