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名家 >
杨氏太极拳大中小架推手大观 相辅相成各具特色
时间:2019-03-15 02:0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執子之手 点击:

  编者:本文为《杨氏太极拳大、中、小架的实践与认识》系列文章的第四节。全文共四节,本刊一期一节逐月刊出,至本期已全部刊完。上期刊出的是第三节《张虎臣先生传教的三个套路一趟拳》。

  推手,又称打手、搭手、揉手、靠手,是太极拳搏击技术的训练方式。

  据悉,最早的太极拳搏击术,由太极沾(粘)连枪的沾粘不脱、蓄发相变、缠绕进退、封逼掷放衍变而来,讲求“缠沾即吐莫待迟”。由于“缠沾即吐”与抓筋、按脉、闭穴、截气、擒拿等技法结合,瞬间同步并施,故方法简捷、手段凶悍,杀伤力极大。“缠沾即吐”的训练,催生“沾连粘随不丢顶”求懂劲的推手技术问世,推手技术又同时代、社会的变化而变化。清末民初,推手懂劲技术越来越高,抓筋、按脉、闭穴等技术含量开始减弱;现代社会,推手亦追求懂劲,但抓筋、按脉、闭穴等技巧已丢失殆尽,博击技能日趋淡化,养生健体、闲情逸致、娱乐性能愈演愈浓……。

  懂劲,是太极拳推手技术的必修课,是衡量太极拳推手技术的唯一标准。因此,传统杨氏太极拳无论大、中、小架,均通过与人手臂相搭、肢体缠绕,应用“沾连粘随不丢顶”的技巧,在相互制约中练习全身皮肤触觉和内体反映的敏锐,体验、感味古人所说的“阴阳生克之理,刚柔变化之妙”,从而求得“懂劲”,懂劲愈高,功夫愈深,懂劲至极即是拳论所说的“神明”和“从心所欲”……,所不同者,在于运用懂劲技术制人形式、风格不同而已。

  杨氏大架的代表人物杨澄甫,身材高大、体格魁伟,推手时心静体松,外柔内刚、绵里裹铁,份量极沉,多用“四正”手长劲拉放,无坚不摧。李雅轩前辈言:“杨老师的发劲,打出去松沉软弹,有透力,有将人胸部之骨架打垮打塌的可能,透内之力惊心动魄,有令人万分恐慌之感”。亦有杨氏五世门人撰文云,“太极拳乃內家拳法,是一门卓越的武术,楊家素有‘出手見红’之說。澄甫公‘出手一丈八’,因此折服武林群雄。如今不论哪位师兄,在推手之時能夠从容不迫,轻灵柔化,松沉弹放‘出手一丈五’,甚至‘出手一丈二’者,即是杨家正宗传人!”

  杨氏小架的代表人物杨少侯,身材清癯适中,推手讲求“圈子要小,用劲要巧”、信手相应、应物自然,制人于“莫明其妙”中,发放风格与其弟澄甫有别,言“发人不在猛远,而贵在取别人的重心离地,重心已起,即别人已在自己掌握中,要怎样便怎样,又何须发人于千里?原处起,原处落会更凶更猛,所谓兵不厌诈,计胜人也。指上打下,声东击西。先重而后轻,或先轻而后重,隐现无常,沉浮不定,使敌不知我之虚实,而我则处处求敌之虚实。随机应变,听其劲,观其动,得其机,攻其势,察其声,问其症。故云,虚实宜分清楚,一处自有一虚实,处处总皆有一虚实也。”

  杨氏中架代表人物杨健侯推手风采,今人已无从知晓,其传人许禹生,吾师受业最久,知其事较详,笔者乐意荐举与同好分享之。

  许禹生(1879—1945),字龙厚,出生于武术世家,曾学拳于武术大家刘德宽、刘凤春,善六和、岳氏散手、八卦掌等拳技;太极拳术师从杨健侯,(因与少侯亦师亦友)亦得自于杨少侯,(与澄甫关系至密)又在与杨澄甫交往中互惠,故现存的推手照片资料中,著名的杨氏大捋,能和年轻杨澄甫上镜者只有许禹生一人。民国初许氏结交著名易学家、太极拳家宋书铭,得以学到宋拳三十七式及推手术,并得到宋氏家传的多篇拳论。许性谦,常与纪子修、赵鑫州、吴鉴泉、孙禄堂、李存义等为友砌磋互益,故能兼融数家之长,因而在主持北平体育研究社、讲习所、行健会、国术馆,主编《体育》杂志期间,对武术,特别对太极拳的推广与普及能有所作为。

  许禹生毕业于晚清译学馆,古文根基深厚,尤其精通易学哲理。许氏认为“太极拳术以懂劲为拳中要诀……习太极拳者,不习推手,等于未习。习推手而未能懂劲,则运用毫无是处”(引自许著《太极拳势图解》)。许氏注释王宗岳拳论“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方为懂劲”时言:“知彼已之刚柔虚实,则阴阳互为消长,以虚济盈而不失其机,斯真懂劲。”继而(与学员)解惑曰:“对抗双方在进退、虚实、开合、刚柔、蓄发攻防中,其中一方肢体运动方向、速度、轻重始终与对方等同,乃至运动轨迹完全合而为一时,可体悟到“沾连粘随不丢顶”真义,即为懂劲。譬如他人射箭在箭靶上留下箭孔,你射箭欲从(前者所留)箭孔穿出,(使箭靶上只有一孔)就须保证箭的飞行方向、速度乃至飞行轨迹与之完全等同、合而为一。能悟出其中道理,则不难懂劲矣。”